可恶,我早该意识到的(但是控制不住自己!)

Show thread

学妹好笨(不是mean),如果总因为好为人师而走近那些心存迷惑的人,就会发现她们都是笨蛋(才会到现在还在被困扰)

我真的是猪,谁能告诉我我上个月录的数据的表格去哪了,消失在电脑了,他妈的

在大家都说“喝粥”的早上,提出“我要喝牛奶”似乎是有罪的。吃肉是有罪的。
除了明确知道乳糖不耐受的,我都会带牛奶,不知道为什么别人都默认带小米粥,每次看到黄黄的小米我就一阵痛苦。
我觉得有意思的是,在这种情况下,我居然会觉得主动提出“我要牛奶”不好意思,但是“粥就行”就不会。

twidere怎么解除锁推啊,我抓耳挠腮

做错了什么早上拉屎要被拖地的84熏得流泪→玩手机不能

因为不用苹果手机所以忍受着网易云音乐评论区的傻逼。怎么会有这么多恶心的东西,不是什么“矫情逼”,就你妈是傻逼

这地方好多人和事让人无法评论,就是无法评论,没有那种欲望。你一点都不惊讶,但也不能说完全不惊奇“知道…但没想到这么…”,总之就是已经完全无语了,不知道怎么评价屎的味道——对对,就是感觉评价屎的味道

看到这东西…我感到不幸福一定是因为还没去过集中营(不是现在这种,是精华版)。

傻逼科室…要求午休时间来听科会,但我们完全听不懂药理…

昨儿个 开完题,谁能想到一个月前还是白痴的我也能和别人一样镇静(心率110bpm)地混过汇报。
今天(严谨地说是昨天)是康康生日,请我们吃了烧烤 达美乐 绝味 小吊梨汤,然后我众筹了一个榴莲千层(finally…一整个!),晓荻也在,喝了我们寝室所有的酒,包括大半瓶伏特加,一瓶真露,2罐乌苏,喝到最后别人都早早爬床了,我失去握持能力,晓荻傻笑。
学妹来找我问辩论观点的问题,晓荻不等我反应过来,就很有条理地发表了自己的看法,然后起身潇洒离开回寝室(事实证明她的羽绒服和因为太热脱下来的贴身秋衣都忘记拿了),我和学妹说了好多当时觉得有道理后来很怀疑没有条理的东西,我俩去洗漱,完了学妹问我之后要不要一起去草场地看电影。我:感人,他妈的我交到新朋友了!
然后就是数华说她昨晚改了一夜ppt,今天开完题还要回科收病人。晚上在水房见到她穿着宽松黄睡衣裹着蓝头巾黑着一张脸(气色比较差)提着编织篮像是在泰国街边,说实话我是真的想去泰国。
003这几个月的朋友圈都地广人稀,还下雪,我想着怎么福州都不该下雪!一问,原来人在美国。教会资助的bible study,完全没想到信仰还有这个用处,一个是开眼了,一个又十分羡慕,就又决定学英语了。
这是今天:昨天totally忘记全院核酸的事了,今天早上补测后,被护士长骂了一顿。

就是说…昨天又因为不可交流的人陷入混乱和痛苦。他人是具体的对象,实际上为之发疯的是更大的东西。只能试着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,继续放在自己身上,放到极处,脱出躯壳。

今天看到了狗头萝莉,“看见”了,但是失语了,就让人说不出话来,说不出话

今天头一回使了洗鼻器,有点通透

我希望小猫咪是无情的,爱的人也是无情的。但有时候正因为你离开了它们会伤心所以爱。但还是希望不要伤心太久。

摸鱼需要一个半入耳耳机,又喜欢airpods,遂买了一个华强北。我不忏悔(除非不好用) ​​​

@aleiele 骚凹瑞,反弹到自己身上,健康宝打不开了,还被社区排查

Show thread
Show older
秘站

本站是联邦宇宙中的小小站点。
注册前请阅读本站使用说明
已屏蔽qq,sina,126,163等邮箱服务注册本站,请使用其他邮箱注册。
请务必使用真实邮箱,不然收不到注册验证邮件。
限定中文用户注册.请使用中文申请注册!